邮件系统:
用户名: 密码:
2024年02月23日 星期五
位置: 首页 》法学人物 》法界资讯 》人物在线
徐 建:从士兵到律师学院院长

时间:2014-09-29   来源:法制网  责任编辑:elite

        从士兵到院长的经历使我深深地感到,军旅生涯是一个人一辈子的本钱,它使我开阔了眼界、增长了知识、磨炼了意志、陶冶了性情。试想一个人能做到不怕苦、不怕死,还会怕困难和挫折吗?还不淡泊名利吗
  □徐建
  在所有的奖状勋章中,最让我珍惜的是一九七七年九月十七日我国核试验基地颁发的带有毛主席头像的立功喜报。它时刻提醒我,曾是当兵的人,要保持这份荣誉。
  那是我国第二十一次(21—714)核试验的前夕,我部从东海之滨来到罗布泊。戈壁滩的气温五六十摄氏度,沙漠上可以烤熟鸡蛋,而黑风刮起来则看不到对面的人。当时,我们每人每天吃用仅有半盆水,一个月才能洗一次澡,且长期吃罐头和维生素胶囊。作为防化兵,我的任务是核爆后侦察沾染的剂量。是参演部队中离爆区最近、最先到爆心,也是危险最大的,但战友们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都争着加入突击队。
  九月十七日实爆那天,我和战友们在爆区前沿待命,亲眼目睹了轰六飞机在万米高空将带降落伞的原子弹投出。随着广播里发出“十、九、八、七…”的倒计时,我用高倍减光镜看到天上的太阳像只萤火虫,然而原子弹爆炸的闪光却刺人目眩,猛烈的爆炸声震耳欲聋,强大的冲击波将我掀翻在地。接着巨大的蘑菇云腾空而起,核试验成功了!随着信号弹升起,我乘坐第一辆吉普车驶入了爆区,此时的爆区里一片火海,岩石都被烧成了黑渣。我们一边用辐射仪测试放射剂量,一边立上危险标志,直到确定了这次空爆的投影点才凯旋而归,而此时,白色的防护服已沾满了放射性尘埃。在庆功会上,我荣立了三等功。
  一九七八年,我复员了。当时正赶上恢复高考,我没有上过中学,但凭着在部队自学的马列理论、儒法历史、军事地形学、防化知识、文书写作,以徐州文科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从此便走上了法律之路。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中国人民银行总行法律处。一九八三年,我放弃了北京的优越条件去深圳,做了第一代特区律师。一九八五年,我被任为深圳司法局副局长,组建了我国第一个合作制和个人律所。一九八九年,司法部派我去香港参与回归工作,成为香港律师会认可的第一批内地律师。二零零二年,我辞职下海,创建了广东融关律师所,又成为律师界第一个民选的律师协会会长。二零一零年,中国人民大学成立了我国第一所律师学院,聘我做了院长。我和教职员工白手起家,已培养了三千多名律师,聘请了三百多名教授,编写了十四本教材,弥补了律师实务的学科空白。
  斗转星移,离开部队已经三十多年了。从士兵到院长的经历使我深深地感到,军旅生涯是一个人一辈子的本钱,它使我开阔了眼界、增长了知识、磨炼了意志、陶冶了性情。试想一个人能做到不怕苦、不怕死,还会怕困难和挫折吗?还不淡泊名利吗?每到八一节,我都为自己曾是一个兵而骄傲。

全文
搜索

关注
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关注
微博

关注官方微博

网络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