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系统:
用户名: 密码:
2020年10月21日 星期三
位置: 首页 》第十一届中国法学青年论坛 》专题报道 》图文实录
赵志刚主任点评

时间:2016-11-18   来源:  责任编辑:xzw

专家点评

赵志刚 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技术信息研究中心主任

  作为中国互联网发展的亲历者,我是积累了一些个人体验,始终是在互联网战线,现在也是在最高检察院负责整个检察机关IT的设计,上午听了蔡院长关于智慧法院的演讲,听了肖检察长关于贵州智慧检察院的演讲,让我们感受很深。

  张博士从媒体热议立法及其跟进入手,思考现象背后大众媒体、公共事件和立法供给之间的互动机理,为了搞清楚媒体、公共事件、立法之间的关系,张博士做了翔实的实证调研。张博士在文章中化整为零,回答了几个问题,此中公共事件有什么特征和规律?此中立法回应有什么特征与规律?压力型立法现象给我们带来哪些思考,即评价和启示。整体而言,感到张博士研究有观察和调研,也有思考和分析,还有意见和建议,非常丰富和全面。我先后读了四遍,为了能够有所评议、有所观点,也学到了很多好东西,一代年轻的学者治学的严谨态度,对我来讲也有很大的启发。

  一、以前总认为舆论就是民意。现在来看,中间还加了一个媒介,中国现在媒介的形式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现在3.0,事实上每个人都是媒体,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新华社正在被去中心化,越来越边缘化,反而在微博、微信、客户端上大V们成了主流媒体,是中央网信办、网络社会工作局的工作对象。在新浪微博上,姚晨打一个哈欠,下面就是4万条跟贴,她如果对一个事件进行评价的话,会引起事件的狂飙。3.0时代这种媒体形态下,舆论已经成为一种紊流,任何人想割断它都不可能,想把它平息都不可能。所以新时期,特别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大V的作用明显超过我们原来认为的主流媒体。

  姚晨打个哈欠,要说北京的雾霾。就在新浪微博上掀起很大的舆论骚动,是经过媒介授权才放出来的。这一点我自己觉得特别重要。现在大家都是自媒体时代,每一个人都是一个麦克风,媒体对舆情的过滤作用究竟是大了还是小了,尤其值得思考。很多人说当然小了,每个人都直接发声,有时间过滤不过滤,舆论场就是原生态的舆情。但是我一直觉得不是这么简单,我运作一个公众号叫法律读库,有100万粉丝。自媒体江湖中,很多无良的自媒体就是在操纵舆论。朋友圈很多鸡汤、段子和谣言,就是这样一种形态,为了各种不同想法,为了涨粉,花边新闻等,比传统媒体的影响,特别是负面影响会更大。有的时候发现自媒体舆论导向上的操控能力远远大于传统媒体,这些大V可以改变舆论走向,给政府、各个部门施加压力。

  综合这样的信息,大家思考一下当下媒体对舆情过滤加工作用到底是大了还是小了?这是我们讨论问题很重要的基础,需要实实在在调研。因为现在太复杂了,自媒体网络江湖水太深,调研非常重要。我们判断这样一种舆论的生态很重要,一定要有实证和数据来支撑。

  二、民意表达通常会以负面舆情形式呈现井喷式爆发。张博士说到非正式化的公众参与出现无序化、冲击性、压力性特征,尤其对于弱势群体而言,近年来引发立法回应的公共事件常通过较为极端方式表达诉求。我们现在有一个问题请大家注意,在我们现阶段不可能在短期内健全制度化、正式化的公众参与立法渠道,怎么样可以最大限度避免群体性突发事件,极端个人事件等重大负面舆情呢?有一个粗浅想法,医治未病。从源头上防控,具体方法:创新民意表达渠道,群众可以通过官方开设的官微提意见或举报,可以让老百姓随时随地随手进行公权力的监督,让老百姓的负面情绪及时表达出来,并通过及时回复处置,将其化解萌芽之中。

  张博士针对两种情况做的比较研究,在发生重大公共事件并推动了立法与发生重大公共事件未推动立法之间比较,这个比较也是张博士很多结论的基础,即控制变量法。这里还需要再完善。张博士研究的现象主要是一个爱哭的孩子有奶吃,我认为,我不仅要研究此,更要比较爱哭的孩子有奶吃和不爱哭的有奶吃两种情形。爱哭到底能在多大程度上有奶吃?谢谢!

全文
搜索

关注
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关注
微博

关注官方微博

网络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