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系统:
用户名: 密码:
2024年05月31日 星期五
位置: 首页 》中国法治论坛(2016)在深圳成功举办 》专题报道 》观点精选
龚哲平:外商投资企业制度的改革与发展

时间:2016-03-30   来源:  责任编辑:att2014

霍尼韦尔自动化控制集团总法律顾问  【美】Nima Masroori(龚哲平)先生

      非常荣幸今天有机会跟大家一起参加这个会议,作为一个企业家,我们很珍惜这样参加学术界和政治界的分析和研究。这个论题非常的广泛,当时我刚看的时候,我自己在想,从哪个角度去讲,本来想这个会议上的每一个参与者都是中国法律体制、中国法律知识经验非常丰富,远远要比我了解中国的法律情况。所以,我今天希望展开几个话题,提出若干问题,希望在后面几年,可能在研究过程中可以继续一起去探讨,一起收集信息和分析。

  我是90年代来到中国,那时候我19岁开始做律师,在澳大利亚,从澳大利亚来到中国大概工作2、3年。主要驱动我来中国的目的,我那时候评估了,中国是一个未来的国家,而且我特别追求一种理想,希望能够参加支持中国法治的发展,但是当我到了这里,我发现其实这个问题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而且很多西方学者对中国的法律体制的一些看法和理解还是很表面的,我发现我没办法直接到了就开始参加和支持法治的发展,而需要花很长时间来学习,所以从90年代到现在,我感觉我一直是在学习的状态,通过接公司的业务,通过跟学术界的交流,通过跟很多地方包括中央政府的接触,一直不断在学习。通过这个学习我发现了一些宏观的现象,但是最近我感觉到一件事情,不能直接把一些外面的理念COPY到中国的环境,同时如果要利用国外的一些基本法律,因为现在很多都全球化了,必须非常科学,非常根据实际经验,通过很多的磋商和反思去落实这些理念,而且我觉得在这方面,中国政府在这20多年做得非常优秀,我在全世界接触中,我负责的国家范围,包括亚太区、非洲、中东的业务,我在所有地方没看到过任何一个国家有中国政府和中国学者的探索精神,也许是因为好几代的中国领导人都是有工程和科学背景的,也许是在法学界也是经常,把法律问题分析到最基本最核心,但是我发现这个问题对于中国这几十年的发展是非常有帮助的。

  今天我可能就是分享一些我在跨国企业看到过的,在这两三年跨国企业的转变,在全世界,按这些转变来评估一下,对中国企业现在的情况,包括中国大的企业要到全世界去发展会带来什么样的学习和参考。

  从计划经济转到市场经济,需要重新思考很多最基本的假设。我认为要思考的假设是关于三个主角,一个是个人,一个是机构,一个是社区社团或者社会。这三个主角之间的关系很有助于我们分析社会和法律的发展。在西方国家、在欧美的法律体制里面,法律是建立在一种假设个人和机构之间的关系是规定的,机构包括企业、政府,法律也是建立在这几个主角之间的不信任和对立关系。我发现这十几年里面,中国的话语里面一直讲是“和谐社会”,包括李克强总理都一直强调,我们中国政府不讲三权分立这些,我觉得也是对于全世界有一些参考的,虽然在法律体制里面需要讲依法治国,但是是不是有一些也可以通过和谐,按社区、机构里面的和谐关系有一个法律体制,而且我觉得中国的学者,中国的很多实际经验给社会贡献了很多好的学习案例,供西方学者来学习。

  在这里面,企业起什么作用?企业作为一个机构,特别是跨国企业有一些角色,但是企业可以带来很多经济业的发展,同时企业也有一些责任,所以企业对它的员工有责任、对它的环境有责任,对周边的社区有责任、对政府有责任,任何一个责任有很多法律来支持和治理。跨国企业我觉得从30、40年以前,或者更长以前的历史,也是走过一个过程,可能老早以前有跨国企业的时候,跨国企业虽然是带动经济发展,但是很多跨国到其他国家做国际投资或者贸易的时候,是为了利用一些新的地方市场或者资源或者人力等等,而且有的时候他们的做法不是特别有用,通过几十年的发展,因为多种因素,包括全球化,媒体的观察,股东权力的加强、融资的流动这些原因,跨国企业特别是大的跨国企业对于它的合规,方方面面的合规变得越来越敏感,非常的谨慎,所以在某些地方,跨国企业会超过一个国家或者一个地方的标准和要求,这个有的时候可以看在劳动方面、环保方面、员工的安全方面,还有我们公司特别重视的是员工的多元化。比如说招聘的时候,非常支持少数民族,或者男女平等,等等。所以跨国企业在这方面,有的时候可以带来自己的积极作用。我们也可以看到,跨国企业在这方面是从一个光看自己利益的角色,慢慢发展到还是看自己的利益,但是考虑更长远的利益,当然这不是所有的跨国企业,我们经常在新闻上可以看到,世界最大的跨国企业在环境方面还是会发生大的漏洞。但是整体来讲,越来越多的公司很重视,但在讨论时也讲到了,有部分原因可能是因为跨企业的职能部门现在非常强,做业务的还是做业务,还是领导,但是很多大的公司职能部门、法务部、人事部、财务部、合规部都有很大的声音,而且他们的利益不完全是跟公司的利润挂靠。

  整体来讲,我们在反思这些的时候会发现有一个现象,原来在跨国企业和政府之间是一种很对立的关系,最近几年发现是合作的关系更加有效。而且有的治理问题,像税务、节能减排这些问题,需要企业的大量参与和能力建设工作,不是一个法律就能解决的问题。所以刚才我提到三个主角,个人、机构和社会。法律是约束,我相信这跟中国的传统教育是比较接近的,法律可以约束部分的行为,但是也是受限制的,个人素质也会有很大的影响,个人素质高了,社区的和谐关系也可以加强。所以如果能够同步发展这三个主角的和谐和能力,这是最有效的,因为法律再强,我们可以看到,在某些国家,法律体制很完善,非常的成熟,但是打官司的时候,有的时候要打10多年的官司,为了达到一个结果,平时大的企业有实力的,跟小的个人来比,法律还是没有起到一个正面的作用。所以这些现象,一个是全球的治理,国家和国家之间的治理上的合作,另外就是自己的治理,企业通过跟政府之间的合作。另外一个是我们说的创新,它是不限于某一个国家,不限制于你的总部在哪里,不限于你的资金来自于哪里,创新是一个自己的现象,所以我们发现这个也是在推动标准化,在全世界对某些事情的标准化。最终,在发展继续的时候,我听到中国领导人总是强调科学的方法,包括我们对市场经济的参考,市场经济会带来很多好处,特别是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会看到很多。但是我们也会发现如果竞争过度的话,过度的竞争也会带来不理想的一些状态,有一些公平原则、合作精神、风险精神和整体的平衡也需要掌握,所以在这里面法律是个很大的角色。

  整体来讲,我在中国快快20年了。我觉得中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经过这么多的发展,而且保持了稳定,保持了这么多的新的企业创业,用上海话说,已经做得是“不得了”了,所以我很荣幸这段时间在这里能够看到中国的发展,希望能够再20年,谢谢!

全文
搜索

关注
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关注
微博

关注官方微博

网络
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