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系统:
用户名: 密码:
2024年04月16日 星期二
位置: 首页 》地方法学会 》综合报道
真情融化“坚冰” 暖心解开“死结”
湖北仙桃“首席”成功化解三十余年信访“骨头案”

时间:2023-11-21   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  责任编辑:cche

□本社记者 马付才

一件家事,一起“麻雀”案,从“而立”到年近“古稀”,湖北省仙桃市居民李某愣是纠结了35年。近日,在该市、镇两套工作专班见证下,年迈的李某主动签下息诉罢访承诺书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该案是仙桃市信访标的额最小、信访诉求最高、信访时间最长、缠访闹访次数最多、化解难度最大的案件。针对这起信访“骨头案”,仙桃市先后组织8名首席法律咨询专家分头开展案件评查、集体会诊,形成评查意见;然后又积极争取湖北省委政法委、省法学会支持,邀请武汉理工大学法学与人文社会学院院长李牧教授团队作为第三方对评查结论进行复核。最终,多位专家共同把脉,形成一致评查意见,为化解该案提供了法律支撑。

仙桃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市法学会会长刘敦锋表示,该案的成功化解,是仙桃市首席法律咨询专家充分借助法学会组织优势、人才优势以及智力优势,做好防风险、保安全、护稳定、促发展等各项工作,积极融入仙桃市法治建设中的生动体现。

“心结”变成“死结”

1986年初,有着裁缝技术的李某出技术,有着资金优势的嫡亲姐夫余某出资金,两人合伙在镇街上开了一家经营布匹生意的门店,生意合作了一年,到了分红的时候,两人经过算账,最后因不到百元的利润分配问题争执不下,继而诉至法院。

1988年9月6日,仙桃市人民法院受理立案后,法官组织李某与余某双方调解。调解笔录载明:“我庭通过核算,认为双方在合伙经营期间(1986年元月至1987年元月)利润是4987.38元。具体算法有审计局的鉴定,每人应得2493.69元的利润。余某已得2549.68元,余某多得利55.99元,原告李某已得2437.70元,李某少得利55.99元,根据以上结果,李某偿还之前欠款71元给余某,李某还应付给余某15.01元。”

同日,仙桃市人民法院民事调解书确认,“原被告因合伙经营布匹纠纷一案诉讼来院,经本院调解,双方自愿达成协议如下:原告李某应付被告余某经营布匹利润15.01元,被告自愿放弃。”该调解书同日送达原、被告双方签收。

这是一起因再小不过的小事,引起的民事纠纷案件,承办法官以为,调解书送达后双方都签收了,这起案件就已经完结了。但让承办法官想不到的是,时隔一段时间后,李某却以结算错误、没有在调解书上亲笔签字为由,从1989年下半年开始,进行申诉,并在申诉没有得到法律的支持后,开始走上信访之路。但李某的信访诉求让很多人听了之后都感觉这是一件家事而且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所以该信访案件在最初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李某和余某不但是亲属,而且是近邻,所以经常见面,但因为上述利益分配问题,两人每次见面,常发生争吵,还发生了多次肢体冲突。李某和余某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不但造成了亲属之间的隔阂,也影响了家庭关系的和谐。

李某一心要“翻案”。但走法律程序无望后,李某开始反映审计结论不实、反映法院裁判不公,同时,他还申请了检察监督。经检察监督之后,发现李某反映的问题都不存在,为此,李某又将矛头对准了检察部门,转而开始反映检察监督不力,并反复申诉、信访。

李某原本有着裁缝技术,如果凭借这门手艺,加上用心经营,每月应该有不菲的收入,但为了“翻案”,李某再也无心为别人裁缝衣服,而是四处奔走在各部门之间,忙着写信投诉,手艺荒废,且逐渐形成倔强执拗、敏感多疑的性格,最终“心结”变成了解不开的“死结”,亲戚朋友也减少了来往,就连父母和其爱人也难以接受他的行为。

刘敦锋表示,李某于1998年、2018年2次申请再审,一次自行撤诉、一次被驳回。第二次申请再审被驳回后,李某走上信访的道路,频繁到省市法院、检察院申请监督,进行控告,此案逐步成为长期困扰省市两级政法机关的涉法涉诉信访积案。

“疑难杂症”由第三方权威分析

李某长年的信访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为此,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和湖北省人民检察院共同交办并督办仙桃市来化解此案。

刘敦锋表示,该起涉法涉诉信访积案特殊之处在于“五最”,即信访标的额最小、信访诉求最高、信访时间最长、缠访闹访次数最多、化解难度最大。对此,仙桃市高度重视,决定委托仙桃市首席法律咨询专家对此案把脉会诊,从根源出发,标本兼治,来化解这起陈年积案。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为打造仙桃政法公平正义的名片,仙桃市法学会按照湖北省法学会工作部署,以维护社会大局持续稳定、全面优化法治化营商环境,全方位服务地方高质量发展为己任,明确“首席”定位、立足“高端”平台、聚焦“重大”事项、拿出“权威”意见,不断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此前已经聘任了张云碧等14人为仙桃市首批首席法律咨询专家,这些首席法律咨询专家涵盖了法官、检察官、公安民警、专职律师、高校教授等多个领域,不但是优中选优,而且在行业内也较为权威。

刘敦锋表示,该案之所以被纳入首席法律咨询专家参与化解的范围,主要基于三个方面的考虑:一是本案标的额虽小,但背后的意义却很大。本案的标的额仅为15.01元,但背后折射的是李某认为自己遭遇到了司法不公,对调解的合法性,证据的客观性、真实性都不认可。二是案件化解难度大。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湖北省人民检察院、湖北省人民检察院汉江分院、汉江中级人民法院都对此案多次进行交办,但一直没有得到有效化解。李某在信访中行为越来越偏激,要求越来越高。三是李某本人性格偏执,对化解此案的检察机关和人民法院信任度较低,一般性的释法说理很难让李某信服,迫切需要第三方进行权威分析。

“接到委托后,我与另外7名首席法律咨询专家先查阅了李某的所有信访材料和相关案卷,然后又进行了实地调查,并走访了大量的当事人后,发现李某对本案的调解事实从根本上不认可,并且审计鉴定结论认定李某倒欠余某15.01元,但李某对本案的鉴定结论不采信。”主持并参与此案调解的仙桃市委政法委副书记、首席法律咨询专家张云碧说,这也是李某长年信访的理由和办案的难点及争议点。

情解“心结” 促进案结事了人和

找到案件的难点和争议点后,首席法律咨询专家团队在全面阅卷的基础上,对案件进行了全面分析、研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信访工作条例》《关于健全涉法涉诉信访依法终结制度的实施意见》等有关法律法规政策的规定,向仙桃市委政法委出具了法律意见书:李某申请再审事项不符合法律规定,且再审申请超过了法定期限;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及相关法律的规定,不能支持李某由于亲情破裂而主张的精神损害赔偿请求权,也不能支持其以信访成本为由主张的赔偿请求权。因此,针对李某的信访案件,建议以解“心结”为重点,开展释法析理,促进案结事了人和。

李某始终认为因为审计结论不实,导致了裁判不公,针对李某的这一“法结”,首席法律咨询专家团队建议李某自己选择第三方机构,对审计材料重新审计。

为了打开李某的“心结”,张云碧避开和李某谈案情,而是谈感情。张云碧了解到李某喜欢钓鱼,就和他谈钓鱼的意义和心得体会,并向李某取经,让他谈如何培养孩子的经验和做法,并经常与李某电话沟通、微信聊天。渐渐地,张云碧走进了李某的心中,与此同时,张云碧又动员李某的爱人、两个女儿及关系较好的亲属联合用亲情感化李某,让其放下思想包袱,回归正常生活。特别是李某在外工作的小女儿,也被张云碧等首席法律咨询专家的耐心和真诚所感动,主动变换“阵营”,与他们同向发力,共同承担起解“心结”的任务。

此外,为了缓解李某家庭生活困难,首席法律咨询专家还主动帮助李某申请获得了司法救助,这些都让李某深感暖心。功夫不负有心人,历时半年,李某终于主动签下了息诉罢访承诺书,使这起历时三十余年的信访积案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李某涉法涉诉信访积案的成功化解,既捍卫了法律的权威,又破解了疑难杂症,展现了“首席”负责尽责、敬业专业的一面。刘敦锋表示,下一步,仙桃市将充分发挥“首席”的“智囊团”“思想库”“人才库”作用,完善制度体系,主动履职,担当作为,努力使这项工作成为法学会服务法治实践的有力抓手。

全文
搜索

关注
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关注
微博

关注官方微博

网络
信箱